“法制化”助力惩戒“刷信”行为

发布时间:2017-10-20 17:32:00    点击:
发改委牵头多部委于2016年“双11”前夕,邀请阿里巴巴、腾讯、京东、58同城、滴滴出行、百度糯米、奇虎360、顺丰速运8家互联网公司,共同签署“反炒信”信息共享协议。这意味着政府开始主动介入,引导联合惩戒“刷信”行为。
一、首例恶意“刷信”案件落实
 
2013年9月北京智齿数汇科技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智齿”)通过北京万方数据服务有限公司,有偿获得万方数据资源系统V1.0的使用权。在获得授权之后,北京智齿在淘宝注册提供论文相似度检测业务的店铺,由南京分公司主管经营。2014年4月,在淘宝经营相似业务的董某,雇佣谢某在短时间内以同一账号购入上千单北京智齿论文查重业务,给予好评后即退单。淘宝监管方随即发现异常,判定其存在虚假交易后,对其处以搜索降权的惩罚。2014年4月28日,北京智齿进行线下申诉,申诉成功,淘宝恢复其店铺商品的搜索排名。2014年5月7日,淘宝公司针对董某、谢某恶意“刷信”一事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报案。
 
从提请批捕到二审,本案的焦点就是:“刷信”是否犯罪?如果犯罪,犯什么罪?经过漫长的审理与等待,2016年12月19日,南京市法院作出宣判,判决上诉人董某、谢某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本案的顺利完结给“刷信”案件处理作了良好的示范效应。
 
二、“刷信”的目的及危害
 
信用经济时代,“零信用”新生企业,希望提升自身知晓度与美誉度;“低信用”企业希望改善自身信用状况;“负信用”企业渴望改变不利状况。
 
出于以上种种目的,各类企业纷纷“刷信”。“刷信”严重危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如虚假交易记录与评论误导消费者选择,造成消费者经济损失等;“刷信”严重扰乱网络市场的正常竞争秩序,严重阻碍网络市场信用体系的健康发展;“刷信”给企业带来短期利益,但阻碍企业的长远发展。从短期来看,“刷信”可以提高即时流量,刺激短期交易数量;从长期来看,“刷信”损害企业的知名度与美誉度,限制企业的长期发展。
 
三、“法制化”展望
 
在行政法规方面,国家工商总局《网络交易管理办法》明确定义“刷信”为不正当竞争行为,应以《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关于虚假宣传的规定为参考依据进行惩戒。行政管理部门应积极探索行政法规创新,规范网络市场竞争秩序,消除“刷信”生存发展的温床。
 
在民事法律方面,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为例,“刷信”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交易权。立法部门应根据新型网络犯罪的特点及时修改和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为惩处“刷信”行为提供法律依据,切实维护好消费者权益。
在刑法方面,中国现行刑法并未就“刷信”等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给予明确惩处措施。因而,根据刑法“罪行法定”的原则,目前无法借助刑法的威慑力在“刷信”等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惩戒上发挥效力。故而,中国政府应加快信用立法立规步伐,借助法律的强制约束力从根本上杜绝不法商贩的可乘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