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金属行业信用风险展望

发布时间:2017-06-13 14:37:00    点击:
\

本文参照证监会行业划分标准,在发债企业及上市公司中,挑选出从事有色金属采矿、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在生产基础上开展有色金属贸易的140家企业作为样本。
 
(一)债券发行和兑付情况
 
2013~2016年,有色金属样本企业债券发行数量分别为111支、133支、202支和216支;累计发行金额分别为1,775.96亿元、2,359.70亿元、2,804.50亿元和2,574.59亿元。
 
\
 
从样本的企业性质来看,国有企业占据债券市场的主要份额,其中2013~2015年,中央国有企业发债金额占比超过60%,远超其他企业类型。2016年,中央国有企业发债金额的占比大幅减少,而地方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债券发行金额均有所上升。
 
2013年以来,有色金属发债企业出现违约的主体1例,涉及违约债券为14桂有色PPN003、13桂有色PPN001和13桂有色PPN002,均为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违约金额合计超过15亿元。
 
(二)发债企业信用评级情况
 
从公开发债企业的信用资质来看,主体信用等级基本处于AA及以上级别。AAA企业公开发行金额占比约80%。2016年,AA+企业发债金额占比明显上升。

\
 
2013~2016年,有色金属行业发债企业共有13家主体级别或展望上调的情况,其中主体级别上调、展望维持的共11家,主体级别不变、展望上调的2家。从年份分布来看,2013年无,2014年共5家,2015年共7家,2016年1家。
 
2013~2016年,有色金属行业发债企业出现25家主体级别或主体级别展望下调的情况(含广西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的三次下调),其中主体级别下调,展望维持不变的共7家(包括广西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的两次下调),主体级别不变,展望下调的共13家,主体级别和展望均有变动的5家。从年份分布来看,2013年下调共4家,2014年下调共6家,2015年下调共9家,2016年共6家。
 
综合分析2014~2016年有色金属行业发债企业的主体级别调整情况可见,从级别调整的年份分布上,2014~2015年主体级别和展望的上调、下调数量持平,级别调整较为平衡,而进入2016年后,级别下调数量多于上调,反映出随着宏观经济进入调整期,有色金属下游需求增长放缓影响有色金属行业企业的盈利能力,从而对债务偿付能力产能不利影响。
 
二、行业运行分析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我国十种有色金属产量数据,2013~2015年的同比增速基本位于5%~10%的区间,延续了2011、2012年的增长速度。2016年,十种有色金属产量增速明显下降,产量同比基本持平。

\
 
有色金属价格波动受国际经济形势影响较大。2013年以来,发达经济体复苏乏力,美元加息预期弥漫,有色金属价格承压。2015年12月,美元加息落地,市场反应平淡。2016年以来,在国际形势、经济环境因素的影响下,避险情绪上升,贵金属价格显著提升。受铜、锌等国际矿山减产、停产等影响,供给端趋紧,2016年,基础金属价格走势回归供需关系。
 
\

三、偿债能力分析
 
(一)规模
 
主要选取总资产、营业总收入作为指标。下表列示了样本企业资产分布情况。
 
\
 
从整体规模来看,2013~2015年,样本资产总量保持增长,分别同比增长14.84%、9.65%和3.64%;而收入总量表现出明显下滑,同比分别增长17.50%、2.97%和-4.74%。2016年1~9月,样本营业总收入同比持平。
 
(二)盈利能力
 
盈利方面,主要选取毛利率、资产减值损失/营业总收入、期间费用率以及利润总额4个指标。
 
毛利率来看,2013~2015年,样本企业中毛利率同比下降的数量分别为74家、60家和84家,在样本的占比分别为63.25%、51.28%、70.09%,均超过半数。2016年1~9月,样本中共35家企业毛利率同比下滑,占比为35.00%(扣除17家无三季度财务数据的企业)。
 
资产减值损失/营业总收入来看,2013~2015年,样本企业中损失率超过2%的数量分别为12家、11家和35家,2015年显著增加。
 
期间费用率来看,2013~2015年,样本企业较为集中在20%以内。分段来看,期间费用率位于区间[0,5%)和[5,10%)的样本企业数量逐年减少,而位于区间[10,15%)的企业逐年增加。其中,50家企业在2014~2015年的期间费用率均保持上升。
 
利润总额来看,2013~2015年,利润总额亏损的样本企业分别为18家、16家和39家,占比分别为15.38%、13.68%和33.33%。2016年1~9月,样本中共21家企业利润总额仍然亏损。
 
综合来看,2013~2015年,有色金属企业毛利润空间收窄较为普遍,期间费用率中枢有所上移,2015年资产减值损失侵蚀利润风险较为突出,行业存在较大的利润总额下降风险;另一方面,约30%的样本企业仍能保持毛利率或利润总额的逐年提升,表示部分企业的抗风险能力较强,行业盈利能力分化。
 
(三)债务水平
 
选取资产负债率、财务费用/营业总收入两个指标。
 
从资产负债率来看,2013~2015年末,样本的资产负债率分布情况变化不大,约半数未超过55%,分布在[55%,65%)和75%以上的企业数量变化不大,[65%,75%)的企业数量有所波动,2015年末明显减少。2016年9月末样本分布情况与2015年末变化不大。
 
财务费用/营业总收入来看,2013~2015年,超过90%的样本企业财务费用率位于8%以下的水平。更进一步来看,位于[0,4%)的企业数量有所减少,向[4%,8%)有所转移。
 
(四)偿债能力
 
考虑到数据可得性,主要选取利润总额/总负债。
 
2013~2015年,样本中利润总额/总负债逐年下降的占比41.18%,逐年上升的仅占7.08%。从各年度变化情况看,2014年利润总额/总负债同比下降的占比70.59%,2015年利润总额/总负债同比下降的占比77.65%。总体上看,2013~2015年样本企业偿债能力指标下滑,且2015年下降幅度增加,反映出随着行业需求不足、产能过剩等情况显现,行业整体偿债能力下降。同时,在指标得出上,样本企业利润总额/总负债变化主要是利润指标的变动引起,行业中企业盈利能力变化较大,而样本企业债务水平未发生重大迁移。
 
四、信用风险展望
 
2015年,有色金属行业处境艰难,盈利指标大幅下滑。2016年以来,随着国内供给侧改革初见成效及矿山停产等影响,金属价格多表现为回升,整体盈利情况有所好转。但行业尚未走出低迷,行业限产自救仍待观察,运行压力仍然较大。前一阶段规模扩张所产生的债务导致财务负担仍然较大,使得有色金属企业在经营和财务方面均承受较大压力。在价格低迷的背景下,具有资源禀赋或能源供应优势的企业能够在成本端释放更多的利润空间。发债企业信用风险将进一步分化。短期内,仍对行业运行持谨慎态度,重点关注铜、铝、稀土等细分行业信用风险。(文 / 赵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