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产业研究Ⅲ:核电行业的发展现状及展望

发布时间:2017-06-20 09:39:07    点击:
\

一、 核电行业发展现状及特征分析
 
(一)目前电力供应能力总体富余,核电行业的发展面临一定的压力与挑战
 
电力工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能源产业,受经济整体运行的波动影响较大,且电力需求的波动幅度要大于GDP的波动幅度。2008~2009年,受全球性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我国GDP增速放慢,电力需求增速明显下滑。2010年全国对外贸易逐步恢复,国内工业生产快速增长,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14.56%。2011年起,随着外需放缓及国内宏观政策紧缩导致我国电力总需求增速放缓,2013~2015年,全社会用电量分别为5.32万亿千瓦时、5.52万亿千瓦时和5.55万亿千瓦时,增速分别为7.5%、3.8%和0.5%;2016年,在三产和居民生活用电拉动作用下,我国全社会用电量5.92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0%,全国电力供需形势总体宽松。
 
2016年,全国净增发电装机容量1.2亿千瓦,同比减少2,186万千瓦,其中净增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7,200万千瓦,而煤电净增规模同比减少1,154万千瓦,国家出台促进煤电有序发展系列政策措施效果显现。2016年,火电设备利用小时进一步降至4,165小时,为1964年以来年度最低,火电燃料成本约占70%,易受燃料价格波动影响,煤价的上涨,用电量增长缓慢,机组利用小时数持续下降,使得煤电企业利润大幅下滑。2016年水电设备利用小时3,621小时,同比提高31小时,水电在其成本的低廉性及清洁性上虽具有一定优势,但水电年内与年际间来水量的变化导致出力不可控,难以保证电力供应的稳定性。我国风电资源集中在三北地区,致使大量的风电场建在了三北地区,而这部分区域消纳能力有限,又远离电力负荷中心,从而造成弃风限电,除了“弃风限电”和碳的交易价格大幅下滑等行业瓶颈外,风电的随机性和高成本导致电量难以大规模利用。
 
目前,电力供应能力总体富余,对核电行业的发展带来一定的压力。截至2016年末,全国核电装机3,364万千瓦,同比增长23.8%,发电量同比增长24.4%;设备利用小时7,042小时,同比下降361小时,已连续3年下降。但综合来看,核电较其他电源仍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核电单堆容量较大,利用小时数高,在成本的稳定性、经济性、清洁性等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核电投资建设期长且规模大,债务以长期借款为主,此外会以发行债券来融资,核电成本以非付现折旧为主,具有极强的现金流获取能力。
 
(二)目前国内核电发展尚处于较低水平,运行和在建的核电机组基本在东部沿海地区
 
核电与火电、水电为世界三大电力供应支柱,在世界能源结构中有着重要的地位。自1951年美国试验增值堆1号实现核能发电以来,世界核电逐步扩张,随着能源价格的上涨、世界对气候变化的重视及环境保护的需要,核电以其低廉的运行成本、清洁的发电方式、高效稳定的供电能力受到各国的普遍重视。目前,在全球发电总量中,核能发电比例超过10%,我国核电装机容量和发电量在国内电源结构中的占比均较小,其发展尚处于较低水平,未来具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中国大陆最早的两座核电站是位于香港附近的大亚湾和上海以南的秦山,始建于1980年代中期。目前国内运行和在建的核电机组基本在东部沿海地区,截至2016年末,我国正在运行的核电站35座,分布在浙江秦山、广东大亚湾、广东阳江、江苏田湾、辽宁红沿河、福建宁德和福清等核电基地,另外有21座核电站正在建设中。2014~2016年末,我国投入商业运行的核电机组总装机容量2,031万千瓦、2,643万千瓦和3,364万千瓦;分别约占当年全国发电装机容量的1.46%、1.73%和2.04%;同期,全国商业运行核电机组累计发电量分别为1,305.8亿千瓦时、1,689.9亿千瓦时和2,105.2亿千瓦时,约占当年全国发电总量的2.39%、3.01%和3.56%。
 
\

总体来看,我国核电装机容量和发电量在国内电源结构中的占比均较小,其发展尚处于较低水平,未来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三)核电行业具有较高的进入壁垒,同时享受核电优先调度、标杆电价、税收优惠等支持政策
 
鉴于核电的特殊性,世界各国都为进入该行业设置了较高的进入门槛。目前在我国,除中广核和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外,只有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和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拥有核电牌照,从核准项目及技术实力来看,两大核电企业的寡头垄断地位短期难以改变。
 
同时,由于核电大型机组建设周期较长、造价较高,为支持核电发展,国家在多方面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相继制定和颁布了一系列法律和规定。除2005年我国制定了《可再生能源法》,并配套出台了《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电网企业全额收购可再生能源电量监管办法》等支持核电等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法规、规章及政策措施外,我国还从电网调度、上网电价和税收优惠等方面对核电予以支持。
 
电网调度方面,根据《节能发电调度办法(实行)》,核电在7类发电机组中排名第三。这种按照“节能、环保、经济”的要求确定发电次序的调度办法,从政策上保证了核电机组可利用率的充分发挥。
 
在上网电价方面,继风电和光伏等可再生能源陆续施行上网标杆电价后,我国于2013年6月将核电上网电价由“一厂一价”改为实施统一标杆电价,全国核电标杆电价最终核定为0.43元/千瓦时;其中,2013年1月1日后投产的核电机组执行标杆电价,2013年1月1日以前投产的核电机组,电价仍按原规定执行。标杆电价的执行,有利于降低核电生产企业的经营风险,尤其是处于高电价区域的企业,将更具竞争优势。
 
核电享受多项税收优惠政策。增值税方面,核电企业生产销售电力产品自核电机组正式商业投产次月起15个年度内,统一实行增值税先征后退政策,返还比例分三个阶段逐级递减;原已享受增值税先征后退政策但该政策已于2007年内到期的核力发电企业,自该政策执行到期后次月起按上述统一政策核定剩余年度相应的返还比例,且取得的增值税税款,专项用于还本付息,不征收企业所得税。所得税方面,核电被列入《公共基础设施项目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享受所得税“三免三减半”政策。
 
(四)核电在其安全性、乏燃料后处理等方面面临一定的挑战
 
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触发了全球的核恐惧症,引起了不少的争论,许多核电站因此停摆,中国也因此停止在建的核电工程建设以及新增项目审批,核电行业进入长达2年的休整期。期间国家核安全局会同各部委,对全国在运、在建及拟建核电机组以及各民用研究堆和核燃料循环设施开展全面详细的安全检查,要求加强安全管理,对有安全隐患的核设施提出短、中、长期改进要求。
 
除了在安全方面的慎重考虑,在我国核电高速发展的背景下,乏燃料后处理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目前,乏燃料处理建设进度有些滞后,在各电厂乏燃料水池逐渐接近饱和的情况下,已经建成的离堆乏燃料湿法储存设施也已经接近设计之初的存储最高极限。而我国尚未建成商用大型乏燃料后处理厂,只有一座动力堆乏燃料后处理中间规模试验工厂,乏燃料后处理建设已经迫在眉睫。因此,无论是在自主技术还是投资方面,作为一项高、精、尖的复杂技术,乏燃料后处理的规模提升难度均超过普通核电站。除乏燃料处理外,高放废物地质处置也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二、 核电行业的发展趋势
 
(一)国家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提高非化石能源比例
 
我国目前正在构造“北煤、西水、东南核”的国家能源新格局。面对减排压力,优化能源结构势在必行,要逐步实现能源清洁低碳化,必须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提高非化石能源比例。
 
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指出,要把发展清洁低碳能源作为调整能源结构的主攻方向,坚持发展非化石能源与清洁高效利用化石能源并举。逐步降低煤炭消费比重,提高天然气和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优化能源生产布局和结构。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15%以上;非化石能源装机比重达到39%,非化石能源发电量比重达到31%。
 
(二)国家对核电的多方面支持对核电持续发展形成有力的支撑
 
日本福岛核事故影响了世界核电发展进程,我国核电项目也停滞了四年,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主要核电大国和一些新兴国家仍将核电作为低碳能源发展的方向。我国政府积极推进《核安全规划》编制工作和《核电中长期规划》调整工作,加强核安全的改进与提升。
 
能源局《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指出,要安全高效发展核电,在采用我国和国际最新核安全标准、确保万无一失的前提下,在沿海地区开工建设一批先进三代压水堆核电项目。加快堆型整合步伐,稳妥解决堆型多、堆型杂的问题,逐步向自主三代主力堆型集中。积极开展内陆核电项目前期论证工作,加强厂址保护。深入实施核电重大科技专项,加快论证并推动大型商用乏燃料后处理厂建设,适时启动自主创新示范项目,推进核能综合利用。实施核电专业人才队伍建设行动,加强核安全监督、核电操作人员及设计、建造、工程管理等关键岗位人才培养。2020年运行核电装机力争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核电装机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
 
《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中指出在“十三五”期间全国核电投产约3,000万千瓦、开工3,000万千瓦以上,2020年装机将达到5,800万千瓦。2017年2月,国家能源局公布《2017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明确了2017年能源重大工程计划,在核电方面,指出在确保核电安全发展的大前提下,积极推进已开工核电项目建设,2017年内新增装机641万千瓦,积极推进具备条件项目的核准建设,2017年计划开工8台机组,项目规模986万千瓦。
 
三、 结论
 
目前,国内运行和在建的核电机组基本在东部沿海地区,受益于核电重启等因素,近年来我国核电装机及发电量快速增长,但在能源结构中占比依然较低,未来存在较大的发展空间。在当前电力需求面临一定压力的情况下,核电在经济性、成本、现金流等方面较其他电源具有较为明显的竞争优势。鉴于核电的特殊性,核电行业管理严格,具有较高的进入壁垒,同时享受核电优先调度、标杆电价、税收优惠等支持,为核电行业营造了良好的经营环境。另外同时需要注意到,在安全性及乏燃料处理等方面,我国仍面临一定的技术和投资等方面的压力。核电项目建设和运营受国家核电政策影响较大,目前国家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提高非化石能源比例,支持安全高效发展核电等的政策是核电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综合来看,核电作为国家能源电力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着较好的发展前景。(文 / 谢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