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不锈钢行业信用风险研究

发布时间:2017-08-10 09:42:00    点击:
不锈钢是在普通钢材中加入较多的镍和铬等合金元素所冶炼而成,与普通钢材相比,不锈钢具有良好的耐蚀性和耐热性。不锈钢种类繁多,按照合金成分的不同,不锈钢产品包括铬系和铬镍系产品,其中铬系可分为马氏体系和铁素体系,铬镍系可分为奥氏体系和奥氏体+铁素体系,其中铬镍系为不锈钢的主流产品。不锈钢在我国发展时间较短,但发展速度迅猛,目前我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不锈钢生产国和消费国。
 
一、我国不锈钢行业原材料供给分析
 
(一)镍元素是不锈钢生产的主要原材料,占不锈钢生产成本比重较大,镍价与不锈钢价格的波动趋势具有一定趋同性
 
不锈钢的原材料主要包括铁矿石、废钢、铬镍铁合金等金属材料,我国不锈钢产品中铬镍系比重较大,由于镍具有稀缺性,价格较高,镍占不锈钢产品的生产成本比例高达60%,铬元素价格较为低廉,占不锈钢生产成本比例偏低,因此不锈钢价格对镍价变化较为敏感。镍价的供应量及价格的波动直接影响不锈钢产品价格走势,当镍价上涨时,铬镍系不锈钢价格也随之上涨,带动整个不锈钢市场价格上涨,不锈钢价格和镍价走势趋于一致(见附件一)。
 
(二)我国镍金属对外依存度高,全球主要产镍国的产业政策对镍供应量及价格影响较大,进而影响国内不锈钢企业的生产成本
 
近年来,在不锈钢产量的快速上升以及红土镍冶炼技术进步等因素推动下,我国对红土镍矿资源的需求增长迅速。但我国镍矿资源较为匮乏,目前镍资源储量约为300万吨,仅占世界储量的4%;2014年以来,我国每年镍金属需求量约为100万吨,而国内生产的镍金属量仅为45万吨左右,因此我国需要进口大量镍金属以满足国内需求,目前镍金属的对外依赖度高达50%以上。
 
世界上镍供应主要来自于印尼、菲律宾和澳大利亚等国家,主要产镍国的产业政策对镍价波动影响较大,总体来看产业政策包括出口贸易壁垒和环保限产等。主要产镍国的出口限制法令引起镍价上涨,印尼于2014年1月12日开始实施原矿出口禁令对镍市产生巨大冲击,引起市场大面积的恐慌。自2014年2月以来,镍矿价格在3个月内暴涨近一倍,此后镍矿价格处于高位持稳。同时产镍国的环保及限制产量政策导致镍产量下降,直接导致镍价格上涨,2015年以来菲律宾多次进行环保整治,多家镍矿被关停,给红土镍矿开采带来较大影响,镍价短期上涨;此外,2016年2月,菲律宾镍矿协会为了稳定镍价,做出了限产决定,从而导致镍出口量减少,供给减少也促使镍价在2016年有所上升。
 
由于我国镍金属对外依存度较高,因此主要产镍国的产业政策等对国内进口镍金属的数量及价格将产生较大影响,进而影响不锈钢生产企业的生产成本。
 
(三)部分不锈钢企业在海外投资镍矿及兴建镍铁冶炼厂,降低镍价格波动风险,有助于不锈钢企业生产成本的控制
 
为减少镍价波动对企业生产成本的影响,中国中冶集团和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山控股”)等企业先后进入印尼和菲律宾等国家,收购探矿权和采矿权,投资镍矿项目,增强镍矿资源的掌控能力。但是受印尼颁布并实施原矿禁止出口法令的影响,一方面使得我国红土镍矿采购方向转为菲律宾等其他国家;另一方面,部分企业在印尼投建冶炼工厂,例如青山控股印尼工业园一、二期项目,东方特钢股份有限公司年产8万吨镍铁冶炼项目等,利用印尼当地镍矿资源进行镍铁的冶炼,然后运到国内,以此提高企业原材料的自给率,降低镍价波动风险,有助于不锈钢企业生产成本的控制及企业盈利能力的稳定。
 
二、不锈钢行业供需状况分析
 
(一)2014年以来,不锈钢行业供给量受国内宏观经济影响而有所波动
 
2014~2016年,国内不锈钢粗钢产量分别为2,169.2万吨、2,156.2万吨和2,493.8万吨,同比增速分别为14.3%、-0.6%和15.7%,其中2015年受国内宏观经济低迷以及价格持续下跌等多重打击,部分冶炼企业开始减产,不锈钢产量略有下降;2016年受下游需求回暖及不锈钢产品价格回升影响,不锈钢企业生产意愿增强,不锈钢产量增幅较大。
 
(二)2014年以来,不锈钢行业下游需求整体保持增长,但增速波动较大
 
不锈钢主要用于加工制作不锈钢钢管、机械类零件等金属制品,属于工业用中间产品,影响不锈钢行业下游需求的终端行业主要是不锈钢日用制品行业、汽车行业和家电行业等,随着下游行业的发展,不锈钢主要下游行业产量增速有所波动(见附件二),受此影响,不锈钢消费量增速有所波动,其中2014~2016年国内不锈钢表现消费量同比增速分别为8.4%、1.4%和15.7%。
 
不锈钢日用制品行业占不锈钢产品需求的40%以上,主要包括不锈钢厨具、不锈钢餐具、不锈钢门窗、不锈钢晒衣架和不锈钢护栏等。2014~2016年,我国不锈钢日用制品产量分别为215.1万吨、205.3万吨和216.1万吨,同比增速分别为14.7%、-4.5%和5.2%,波动较大。总体来看,不锈钢日用制品产量近年来波动较大且增速放缓,对不锈钢产品的消费量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汽车也是不锈钢主要的下游需求行业,不锈钢制品一般应用于汽车排气系统、汽车燃油箱、汽车车架和汽车零部件等方面。其中汽车排气系统的不锈钢用量占比最大,主要是发动机排出气体温度较高,而不锈钢恰恰具有耐热性和耐蚀性,也符合汽车轻量化要求。2014~2016年,我国汽车产量分别为2,389.3万辆、2,483.8万辆和2,819.3万辆,同比增速分别为7.1%、2.7%和13.1%,增速波动较大。近年来,全球环境问题和能源问题日益突出,要求汽车行业减轻车身重量,提高行驶速度,降低能源消耗,汽车尾气排放法规日趋严厉和对汽车轻量化及寿命延长等要求,必将进一步促进不锈钢在汽车上的使用。同时,随着汽车排气系统耐热性和耐蚀性要求的进一步提高,也促使其所用材料从普通不锈钢向更高性能不锈钢转变。
 
此外,不锈钢产品在家电行业的应用也较为广泛,主要是洗衣机内筒、热水器内胆和冰箱内衬等。2014~2016年,我国主要家用电器产量(包括洗衣机、电冰箱和空调)分别为3.2亿台、3.2亿台和3.3亿台,同比增速分别为4.2%、-0.8%和3.1%,有所波动。目前我国家电产品质量可靠,性价比高,主要家电产品产量已跃居世界前列,冰箱、洗衣机产量占全球40%以上,空调、微波炉产量占全球70%左右,小家电占全球近80%,中国已成为全球家电产品制造大国和主要供应国。根据“十三五”规划目标,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居民收入的不断提升,将带动居民生活消费水平的提高,不锈钢在民用家电等方面的应用具有较大的潜在市场。
 
(三)我国不锈钢产品价格受原材料价格及行业供求关系影响出现较大波动;由于不锈钢产量增速大于需求增速,且新增产能还在继续,不锈钢行业面临严重的产能过剩状况
 
一方面,镍等原材料价格对不锈钢产品价格具有较大的影响,其中2014年1月以来,受印尼原矿出口禁令影响,镍矿价格暴涨,由此导致不锈钢产品价格快速上涨。另一方面,不锈钢行业的供求关系也是影响不锈钢价格的重要因素,2015年,我国宏观经济增速整体放缓,不锈钢行业的下游行业如不锈钢日用制品、汽车及家电需求增速均出现较大下降,不锈钢产品供大于求的趋势愈发明显,不锈钢产品价格整体下跌,企业盈利能力大幅下降。2016年以来,受下游需求回暖影响,不锈钢产品价格持续上涨。
 
我国不锈钢消费量受下游行业需求影响而波动较大,且始终小于不锈钢产量,其中2014~2016年,国内不锈钢消费量分别为1,606.3万吨、1,628.5万吨和1,883.5万吨,而不锈钢粗钢产量分别为2,169.2万吨、2,156.2万吨和2,493.8万吨,进口量分别为82.4万吨、72.6万吨和77.0万吨,出口量分别为385.0万吨、341.6万吨和388.0万吨。此外,目前我国不锈钢冶炼能力已经突破3,000万吨,其中热轧板带生产能力已经超过2,600万吨,冷轧板生产能力超过1,100万吨,但是产能利用率不足70%,而且还有很多不锈钢冷轧项目正在新建,产能过剩的情况还在加剧。
 
三、我国不锈钢行业面临的信用风险特征
 
(一)我国镍矿对外依存度较高,进口镍矿价格极易受产镍国政策等因素影响,不锈钢企业生产成本控制能力及盈利能力将面临较大挑战
 
近年来,我国镍矿主要依赖进口,对外依存度持续提升,影响红土镍矿供应端的因素较多,镍价波动不定,加大了不锈钢企业控制生产成本的难度。一方面,镍矿主要出口国如印尼、菲律宾等地的限制出口法令和环保整治等政策给镍矿开采带来较大负面影响,将造成国内镍供应量大幅减少,镍价短期内大幅上涨;另一方面,气候和运输等因素对镍矿的供应量的影响也比较大。
 
虽然我国部分不锈钢企业通过在海外投资收购了部分红土镍矿的探矿权和采矿权,但整体而言,我国不锈钢原材料中镍矿的自给率仍较低,镍矿依赖国外进口的局面在短时间内难以被打破,主要产镍国制定并实施的限制出口及产量等政策将引起国内进口镍的价格快速上涨,不锈钢企业的采购成本将有所上升,对企业生产成本控制能力及盈利能力均提出较大挑战。
 
(二)我国不锈钢行业属于产能过剩阶段,不锈钢价格易受供需关系变动影响,不锈钢企业盈利能力将受到需求波动及供需结构失衡的较大影响
 
我国不锈钢应用领域较为多元,近年来需求保持增长,但不锈钢产量增速始终快于需求增速,且新增产能仍在释放,行业处于产能过剩阶段,供求失衡使得不锈钢产品价格下行压力增大,企业利润面临被侵蚀的风险。
另一方面,不锈钢行业下游需求并不稳定,对不锈钢产品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给企业盈利水平带来挑战。2016年以来,随着不锈钢日用制品和家电等下游需求回暖,不锈钢库存量整体下降,企业盈利水平有所提升。
 
(三)不锈钢冶炼属高耗能及高污染行业,企业盈利水平将面临去产能政策实施及环保标准提升的较大压力
 
不锈钢冶炼产业属于高耗能、高污染行业。2010年以来,为促进产业结构调整,解决产能过剩及环境污染等问题,国内相关部门颁布实施了新的钢铁行业污染物排放标准以及新的环保相关法律法规,其中包括《国务院关于加强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通知》、《关于印发淘汰落后产能工作考核实施方案的通知》、《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等文件,另外,各省市也制定了落后产能退出的计划和目标以及环境治理方案,中央环保督察组加强督察力度,对相关责任人严厉惩处,促使部分不锈钢生产企业重视节能减排,部分企业的吨钢综合能耗、吨钢耗电等指标有所优化。但环保日趋严格及区域性的环保问题的突出,对不锈钢产业链上的企业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行业内企业环保压力加大,环保指标较差的企业面临较大的政策风险及经营压力。
 
短期内,我国不锈钢行业仍将处于产能过剩局面,企业盈利水平将受到去产能及环保等政策的较大影响。
 
四、展望
 
当前,我国不锈钢原材料对外依存度较大,其中镍价格及供应量极易受到出口国政策及气候等因素影响,从而使国内不锈钢企业面临一定经营压力;从供需结构来看,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增速换挡时期,产业结构有所调整,不锈钢下游需求有所波动,不锈钢产品供给始终大于需求,由此导致供需矛盾突出,不锈钢产品价格波动较大,且行业存在产能过剩现象。此外,由于不锈钢冶炼属于高污染产业,易受到国内去产能及环保政策的影响,对企业能耗及环保指标提出一定挑战。
 
未来1~2年,随着在国外投资镍矿的国内贸易企业及不锈钢生产企业数量及规模的增加,以及在印尼等地兴建冶炼工程的逐步完工,我国对镍元素的控制能力将有所增强,有利于国内不锈钢生产企业原材料价格的稳定以及盈利水平的提升;此外,2016年以来,我国所实施的淘汰落后产能目标以及环保标准的不断完善,不锈钢企业的结构将得到明显的优化升级。但是短期内,国内不锈钢行业仍将处于产能过剩阶段,且下游需求难有较大改善,供需结构失衡问题仍旧存在,不锈钢产品价格仍将在低位徘徊,不锈钢企业盈利能力难有较大提升。(文/大公资信 谷建伟)